返回上一页 第三十六章 李成义的野心! 回到首页

第三十六章 李成义的野心!
人皇纪第三十六章 李成义的野心!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“二殿下!”

看到那道身影,李公公陡然一惊。m.wallvo.com

“成义,你想做什么!难道不知道没有你父皇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太极殿吗?”

窦德娘娘立即站起身,呵斥道。

“是吗?你以为这个时候还有人在意所谓的皇命?”

李成义冷笑一声,脚下丝毫不停。

窦德娘娘是贵妃,所有皇子觐见都必须行礼,但此时的李成义,眼里哪有窦德娘娘。

“我的好父皇,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,你又是召唤太师太傅,又是送出窦德娘娘,怎么偏偏忘了成义?”

唐皇躺在床榻上,双唇紧闭,就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。

“放肆!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撒野。你就不怕太子知道吗?”

窦德娘娘愤怒不已。

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,李成义此时在唐皇面前,说话的神态语气都极为放肆,简直大逆不道。

而且即便有事发生,也应该是太子进来,还轮不到李成义。

“唉。”

一旁的李公公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,想要说什么,但却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。

“哈哈。”

李成义瞥了一眼双眸紧闭的李公公,得意的笑了起来。

“果然是妇道人家,你没看到李公公和父皇没有说话吗?你不会真的以为守卫太极殿的禁军是太极殿的部下,这里真的是在大哥在掌控吗?”

“你!”

窦德娘娘神色剧变,她反应再慢,此时也明白李成义在把守太极殿的禁军动了手脚。

太极殿的禁军都是大皇子李玄图亲自挑选的,事关唐皇安危和皇位争夺,大皇子必定极为谨慎,所有人手必定是信得过的,在这种情况下,李成义竟然还能够动手脚,简直令人难以置信。

看着眼前那张年轻的面孔,就连窦德娘娘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“你这逆子!玄图和三郎都看错你了,最近宫内外都发生的那些事,包括你大哥和三郎之间的争斗,应该都有你在暗中故意挑拨吧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床榻上的唐皇开口了。他闭着双眼,神色平静,看起来没有丝毫意外。

“不愧是父皇,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,我在朝堂兢兢业业这么多年,你从来都不说我有继承皇位的资质,甚至连封王都不愿意,现在看来,你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一切,并且早早将我派出正在皇位之外吧。”

李成义阴阴道。

那神情落在李公公和窦德娘娘眼中,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这位李成义,是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的。

“逆子!这些时间你收敛一些,朕说不定还会给你机会,但是现在,朕就算死,也绝不会立你为皇位继承人。”

唐皇一脸平静道。

“是吗?那可由不得你!”

李成义眼神一冷,那张俊美的脸庞上陡然露出一丝狰狞的神色。

锵!

李成义手指一翻,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瞬间出现在窦德娘娘身旁,同时,一柄两指宽的细剑有如毒蛇般,抵在窦德娘娘的脖颈上。

“你敢!”

龙榻上,唐皇神色震怒。

“娘娘!”

一旁的李公公也大惊失色,谁也没有想到,李成义说翻脸就翻脸,突然就对窦德娘娘动手。

而且整个皇宫之中,人人皆知,诸皇子之中,以大皇子和三皇子的武功最高明,但是李成义那一剑,不经意间就显露出一身极高明的武功,而且看起来并不比大皇子和三皇子差多少。

这是众人从不知晓的。

“父皇,你想绕过我召太师太傅过来拟定诏书,正式册立皇位人选,恐怕无法如意了。既然你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了。把玉玺交出来吧。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那方传国玉玺,一定是被你藏起来了吧。”

“交出玉玺,我可以考虑放窦德娘娘和李公公一马。否则,侍奉您几十年,对您恭敬的李公公,和伉俪情深几十年的窦德娘娘,恐怕都得血溅当场了。”

“畜生!”

唐皇脸上露出一丝愤怒至极的神色,他也没有料到李成义如此狠毒,竟然想要利用他和窦德娘娘的感情来威胁他。

然而回应他的,却是利刃划过血肉的声音,嗤,窦德娘娘雪白的脖颈上立即现出一缕血红,鲜血顿时流淌而出。

“父皇,都到了这种时候,你就不要再问我这种问题了,你都已经回光返照了,难道还舍不得一个皇位吗?”

“儿臣担心,我这剑再往前几分,你这辈子最宠爱的女人就身首异处了。”

李成义狞声道。

“回,回光返照!”

窦德娘娘又惊又怒,但她根本顾不上自己,听到李成义的话,他几乎下意识望向龙榻上的唐皇。

初时的喜悦早已不复存在,看着唐皇脸上一丝不正常的潮红,窦德娘娘顿时一片冰凉。

“不,这绝不可能……”

窦德娘娘脸上露出一丝悲戚的神色,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。

这一刻,她忽然明白了。她一直以为唐皇苏醒是病情好转,却压根想过这是唐皇透支生命力,生命走到了尽头。

“成义,我绝不会让你得逞的!”

窦德娘娘眼中透出一丝坚毅的神色,她的身躯一扑,不管不顾,直接朝着李成义扑了过去,就连那柄抵在她脖颈上的利剑也浑然不顾,然而回应她的,是一缕凌厉的指气。

李成义只是轻轻一点,就将窦德娘娘点晕了过去。

“愚蠢,没有我的容许,你以为你死的了吗?”

而另一侧,出乎预料,看到这一幕,不管是李公公还是床榻上的唐皇,都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这里发生的一切,已经涉及最核心的政治斗争,这不应该是一个女人该参与的,眼下这样是最好的结果。

“父皇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已经手下留情,不过你再不拿出玉玺,我可不回保证,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了。”

李成义狠狠威胁道。

说罢,他的目光又落在一旁的李公公身上,最是无情帝王家,为了得到皇位,他不介意做出更疯狂的事情。

“李公公,扶朕起来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唐皇终于说话了。

李公公心中一酸,但还是依言上前扶起唐皇。

唐皇久病在床,身形枯槁,但在他从床榻上缓缓坐起的刹那,一股庞大的气势和帝王威严再次从他身上迸发而出。

哪怕李成义早就有了不臣之心,但是接触唐皇那一双凌厉的目光,也不由心中一跳,情不自禁产生一丝畏惧。

唐皇的威严早就烙印进所有皇子的灵魂深处。

不过仅仅一瞬,李成义的目光立即变得阴桀起来。事到如今,他是绝对不会后退的。

“你这逆子!不得到玉玺,看来绝不会罢休!李公公,把东西拿出来吧。”

唐皇沉声道。

“陛下——”

李公公脸上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,然而迟疑了一下,还是依言照做。

轧轧!

伴随着一阵机括声,就在圣皇的龙榻下,一处暗格弹开,很快,一方云纹锦帛包着的传国玉玺露了出来。

“果然如此!我猜得没错,果然被你藏起来了。”

看到传国玉玺,李成义的目光顿时热切起来,他的判断没错,谁能想到玉玺被唐皇放在龙榻下。

太极宫地位特殊,又有大皇子李玄图的禁军把守,任何人进出这里都非常扎眼,如果不是得到唐皇苏醒,回光返照,时日无多,他也不敢冒险进入这里。

“逆子,你过来。”

唐皇开口道。

李成义也不在意,依言上前,他本来以为唐皇会立即将唐皇给自己,然而出乎预料,唐皇虽然托着玉玺,但根本没这个意思。

李成义危险的眯了眯眼睛,下意识望向唐皇。

“朕问你,你真的想好了吗?不管是玄图还是三郎,实力都在你之上,就算你得到玉玺,矫借朕的诏命,也注定不会成功。”

唐皇定定的看着李成义,开口了。

“这就不劳父皇费心了。”

李成义一怔,随即反应过来冷笑道:

“也罢,父皇您时日无多,我就索性告诉你吧,鹤蚌相争渔翁得利,这句话您总听过吧?”

“大哥是你册立的太子,不过你不会以为这样他就能登上皇位吧?”

李成义冷笑道。

“愚蠢啊!”

唐皇摇了摇头,看着李成义的眼神,似乎失望之极。

“你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,只可惜,不是你的便不是你的,即便你费尽心思,也注定无法登上皇位。既然你这么想要这方玉玺,就拿去吧。只是记着,这终究是梦幻一场。”

唐皇说着,伸出手掌,将手中的玉玺递了过去。

李成义心中大喜,哪里还听得进去,连忙急急上前,张开双手,想要从唐皇手中接过玉玺。然而还没等他走进,唐皇手中那锦帛包裹的玉玺立即啪嗒一声从指尖垂落,跌落地上。

李成义心中一震,下意识抬头望去,只见唐皇正襟危坐,一动不动,依旧如同他记忆中威严的样子,但是他的脸上原本那丝淡淡的愁容立即退去,全身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苍白,鼻息全无。

——就在递出玉玺的那一刻,唐皇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,彻底陨落。

“陛下!——”

伴随着一声悲伤至极的恸哭,李公公也发现了这一幕,心中泣血,重重跪倒在地。

一个时代随之结束,而在人肉眼难见的地方,嗡,一颗代表唐皇的紫微星摇曳了几下,随之湮灭,一个曾经繁华的时代随之落幕,而另一场更大的暴风雨随之来临。

人皇纪 https://m.ywthw.com/txt/123200/index.html